金刚石故乡 海力网 来源:海力网 2019-08-29 10:28:46 金刚石是自然界中天然存在的最坚硬的物质,宝石级

编辑:dede58.com 发布时间:2019-09-16 浏览:

金刚石是自然界中天然存在的最坚硬的物质,宝石级的金刚石切割后成为耀眼的钻石,镶嵌在美好的事物上,并成为最浪漫的爱情象征。瓦房店出产的金刚石又因其颜色洁白、纯净无瑕等指标俱佳而成为全球质量最好的金刚石之一,切割后的瓦房店金刚石流光溢彩,璀璨夺目。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,我国的地质专家们就开启了寻找金刚石矿的漫漫长途。那个时候,他们没有时间想金刚石代表爱情,他们只朴素地凭着对祖国的大爱,以金刚石般坚硬的意志力,历时60余年,一直在找寻并开发金刚石的路上。

徒步走过一条条山岗

“我没有什么功劳!”老地质学家于成喜一再笑着摆手,他曾发现了瓦房店金刚石42号岩管和30号岩管,获得了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,却和邻居们说自己就是普通的打更老头。

于成喜的家位于普兰店一个普通的居民区,进门先入眼帘的,是他的床板外整齐地钉着加固的木条。老人从柜子深处拿出了锈迹斑驳的各种奖章,他骄傲地说自己曾经受到邓小平、江泽民、温家宝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接见。“共和国没有金刚石矿,找到金刚石矿就是我们的目标。”回忆起当年的工作,于成喜微眯双眼,“我有几件宝贝,分别是石头、放大镜、水壶、饼子、咸菜。”背着十几公斤重的地质包,于成喜每天按线路徒步七八十里山路勘测,一走就是一两个月的时间。“晚上,我们就住在老乡家里,有时候老乡家没地方,就住在老乡的羊圈里。”回忆起来,老人并不觉得当时很苦,“那时候有干劲,一天走下来,晚上还要在煤油灯下给样品编号,绘出地质图件。”

有一次,于成喜抱着一块金伯利岩样本(金刚石矿藏于其中),遇到一位放羊的老汉。当老汉说山上就有这类石头,于成喜激动不已,他拉着老汉上山,找到了第30号金刚石岩管。

“滑坡、洪水、野兽、雷电都是地质人常常遇到的。”辽宁第六地质大队总工程师许洪斌补充道。也正是有多位“于成喜”埋头苦干,才发现了瓦房店金刚石矿田。

许洪斌介绍,辽宁省金刚石研究工作开始于60年代,1965年成立金刚石专业普查队,也就是辽宁第六地质大队的前身。至今,这个大队已经在辽宁省寻找到金伯利岩体113个,其中金伯利岩管24个,岩脉89个。探明瓦房店金刚石储量有1200多万克拉,占全国总资源量的54%。第六地质大队也被原地质矿产部、国家计委、人事部和全国总工会等四部委授予“全国地质勘查功勋单位”称号。目前,第六地质大队保留着全国最完整的金刚石勘查队伍,拥有一流的金刚石选矿实验室。全国的金刚石矿样都送到这里筛选。

三大袋子沙砾中选出一粒2mm小石

找到的金伯利岩管和岩脉不一定适合开采,1974年5月7日,这是可以载入中国金刚石矿勘查史的日子。这一天,地质普查组长姜万全带领的地质组到瓦房店头道沟采集样品,找到了一粒2mm大小的镁铝榴石,标志本地可能会有含金刚石的金伯利岩出露。

2mm大小粉色的镁铝榴石样本颗粒,它隐身在3大编织袋沙砾中,要找到这么小小的石头,堪比大海捞针。姜万全带领的地质队员们,经过初选,形成样本。再拿到立体显微镜下,摊平在玻璃片上,一粒一粒地找。就是用这样的“笨办法”,他们找到了一粒镁铝榴石,尽管这个小小的颗粒只有2mm大小,但却是寻找金刚石矿的大胜仗。此一役,第六地质大队找到了位于金普新区炮台镇的50号金伯利岩管。也就是现在我们看到的瓦房店金刚石矿遗址。

许洪斌介绍,50号岩管探明储量为376.93万克拉,几乎是当年国家计划的4倍。从1980年到2002年,历时23年之久,50号金刚石岩管露天开采结束。累计开采矿石量658万吨,其中产出金刚石89万克拉。为国家和当地政府作出重大贡献。

世界上质量最好的金刚石之一

“瓦房店出产的金刚石是世界上质量最好的金刚石之一!”许洪斌骄傲地说,瓦房店金刚石颜色级别高,因为氮含量低黄色调的金刚石少,接近无色。其净度也非常好,几乎没有杂质,瓦房店选获的金刚石出产宝石级的比率可达68%,这样的出产比率在全球的金刚石矿都不多见。50号金刚石岩管也因此闻名世界,是行业内不可超越的神话。

从上世纪80年代起,来自世界各地的地质专家、科研团队就慕名到这里参观、搞科研。据统计,一共有17个国家的专家来过这里,有的地质专家是行业内的导师级人物。

对于瓦房店金刚石矿的形成,许洪斌介绍,大约距今3.4-4.5亿年,现在的大连北部地区发生过几次威力强大的岩浆活动火山爆发,将地下200多公里深处的岩浆和金刚石带上了地面。这些岩浆冷却后,其中一部分变成了蓝色的岩石,这就是蕴藏金刚石的金伯利岩石。复杂的地质成因,不可再生性,都决定了开采的慎重性。“我们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金刚石矿。”许洪斌说。

有一年,50号金刚石岩管开采出一块大克拉金刚石。可是,由于技术失误,金刚石在开采中挤压破碎。老队长把金刚石残骸装进火柴盒,几个大老爷们抱着火柴盒号啕大哭。“至今我们都记得那痛心的一幕,此后再未发生。”第六地质大队副经理安传德讲述时,几度红了眼眶。

金刚石产业发展任重道远

张伟是老地质队员张振国的儿子,考大学时就选择了地质专业,毕业后他来到第六地质大队报到。他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两张照片,一张是父亲的老照片,另一张是他自己穿着类似户外休闲服的勘探服装,背着双肩包,全副武装,意气风发的照片。“我从小和父亲在山上跑,就爱上了这一行。”如今,地质勘探的技术水平提高了许多,出门勘探也有车了。不过,车开不上去的地方,还得徒步。“我们地质人没有胖子,风吹日晒都是蜜色皮肤。”张伟很乐观,他说自己这是国际流行色。对于未来,张伟想的还是他的金刚石之梦,还有金刚石矿等待他去挖掘。

许洪斌介绍,一直以来,地质锤、罗盘和放大镜被地质工作者亲切地叫做“三大件”,是野外从事地质勘查工作不可缺少的装备,在渺无人烟的野外,指引方向、看图、量产状、采样和观察标本可离不开它们。如今是地质锤、放大镜必不可少,还随身携带先进装备数字罗盘、GPS(导航仪)、野外数据采集器,完全可以实现数字化、无纸化野外地质勘查。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